楼诚/K莫/林秦
楼诚坑是我的家,里面有两个小房间,一间是K莫,一间叫林秦。
我总是在家里跟房间里跑来跑去。

最最最喜欢的就是小龙虾了♡
湾家人,会cos,会码段子,会乱画
最会的大概就是做表情包。

我是兰遥,可以叫我遥哥,或者喊我断断。

【胡石】穿越了的生活(KKW生日联文之8)

这是一篇系列联文,详见【预告】KKW生日联文12发,一起玩到818!

本篇主题:大病初愈/在马背上

私設:胡八一穿越到石太璞的年代

我觉得我当时候说出我要写肯定是魔障了,一定是那时候吃的麦当劳有下药:::(つД`):::
但是我一定要先说一声,无论如何我还是坚守胡石的位置,老胡摸金遇见这么多妖啊鬼的,不就是要一个噗噗来陪他捉妖吗?

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很奇怪的东西,说走心也不是,走肾也没有………大概就是走来走去了(?)
文风向来不太稳定,客官们就笑着看下去吧。
(最好是#)


    

——

01
自胡八一糊里糊涂的穿越来到这里之后,原只是出于善心收留他的石太璞,发现这人与他特别聊得来,在阴阳风水术上,石太璞虽不如胡八一来的精通,但仍是可以与他切磋琢磨,这对石太璞来说,很难得,他平时寡言也不善与人交流,但对胡八一,总感觉能够与他说很多,聊天南地北,然而他俩谁也没料到,聊着聊着,居然聊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情谊。

石太璞也不知道谁对谁先存有如此心思,兴许是日久生情?也或许一个人的生活让他已经忘了被关心的感觉,直至胡八一闯进他的生活。

毕竟他俩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,要说过到毫不相干,那是不可能的事,两人确定关系之后,胡八一觉得不能只是靠石太璞一人扛起家计,自己也该做些什么,但在这个年代,摸金倒斗肯定不是什么好选择,再说了石太璞也不同意,思来想去,也就一风水术,看似有用处,于是,他和石太璞商量着,去城里给人看看风水什么的,全赖胡八一的口才,也真给他做的风生水起了。

闲暇之时,胡八一也跟着石太璞捉妖,虽然最初胡八一对于石太璞所谓的捉妖术十分存疑,但在自己看见一大活人变成狐狸的瞬间,什么唯物主义,都只能说再见了。

两人默契特别好,一起闯荡江湖的生活十分惬意。

02

石太璞一早就出门去了,估摸着又是去哪捉妖了,胡八一也和城里一富贵人家约好给看风水,谁知道等胡八一从城里回来后,差点没被满身是血昏死在屋外的石太璞给吓停了心脏。

赶忙的把人抱到床上去,好在石太璞身上大部分的血都不是他的,但看着着实触目惊心,胡八一轻拍着他的脸,想叫醒他,却只见他皱着眉头呓语不断,却没有醒来的意思,这下胡八一真真慌了手脚,在屋里来回踱步,急得不行才想起要去终南山搬救兵。

还没搬到救兵,就先被在屋外徘徊的人拦下来,那是只白兔精,他说石太璞救了他一家免于蛇妖的骚扰,但却不小心被蛇妖的毒气给伤到,他费了些力才把人給帶回來,跑去找了解毒用的草,礙於結界沒法進屋裡,只能在屋外徘徊。

“我们族人常被蛇妖骚扰,这个草专门用来解蛇毒的,这次要不是石天师,我们就活不了了”白兔精的耳朵垂了下来,对于石太璞受伤一事,他十分愧疚。

胡八一也没空细究,拿了草就往屋子里去,白兔精没说谎,蛇毒散了,石太璞也就醒了,虽然元气大伤,人还是虚弱着,但总归是醒来了,好生养着就是了。

好一段时间,石太璞在家里过着大爷般的生活,胡八一不让出门捉妖,说是才刚好,得在家里休息,盯的可紧了,还以为趁着胡八一不在的时候,能活动活动筋骨,谁知道小黑居然跟着胡八一一起盯着他。

哦,小黑,那只白兔精,以报恩的名义成为了盯噗噗小分队的队员。


拉开了自己放着捉妖器具的箱子,里面空无一物,石太璞扶额,只好问了刚从门外走进来的白兔精。


“小黑……我的鞭子呢?”
“石大哥,胡大哥说您不能练这个。”
“十字弩……”
“胡大哥收起来了。”
“……那我系在外头的绳呢?”
“也收起来了!”

“石大哥,你快回床上休息,胡大哥吩咐过你不可以……还有………不能……………”


石太璞觉得在这么下去整个人都要不好了。
先不谈一个捉妖师让妖精照顾着,这小黑唠叨的他已经忍不了了。

于是大手一挥,打了个结界,小黑就这样被驱逐出去了,小黑心里苦,他只是想报恩。

胡八一回来后,也就意思意思安慰了下白兔精,让他先回去了。

03

这日,胡八一原本开心的从市集要赶回家里,推开门见榻空无一人,心脏都要给吓停了,还好石太璞只是在屋后练功。

“噗噗啊,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着吗?”
看着在绳上打坐的人,胡八一也拿他没办法。

“我早就好了,总不能天天都偷懒。”

“你感觉好些了吗?”胡八一盯着他看。

“你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,能不好吗?”

“你这不是大病初愈,好生休养着才好呀。”

刚醒来那会儿,胡八一天天忙进忙出的照顾他,就怕自己又有什么闪失,从没有人对自己这么上心过,石太璞也问过胡八一,只换来一句“你是我媳妇儿,我不对你好,对谁好啊?”。

“噗噗啊,我跟你说啊,小黑给我说了,他说他们村附近有个泉池,泉水能够养伤,我想带你去看看……”

本想去和他说都已经过了好一段时日了,身体早就没什么大碍了,但听着兴致勃勃的胡八一,石太璞张开眼盯着胡八一,没说什么,就从绳子上下来,往屋子里走去。

“哎,噗噗你去哪?”
“不是要出门?”
“好,噗噗你等我啊~”
“说了我不叫噗噗!”

04
胡八一觉得面临了此生最大难题,比他在倒斗时遇见的任何事都要来的艰难,比他当初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都还要来的困难。

他有点想问问不久之前的自己,为什么要坚持一起骑一匹马?

原因很简单,第一因为石太璞不大会骑马。
也是,平时飞檐走壁的轻功,骑马什么的不在行也倒不是没有理由。
第二,也只有一匹马。

本以为不过共乘一匹马,没什么大不了,也许就是太高估自己,也太低估石太璞对自己的吸引力。

石太璞此刻与他如此贴近,可以说是在他怀中,低头就能吻上他的后颈,青丝随风飘散,散在他脸上,却是搔进他心窝。

胡八一觉得自己有些不自在了,呼吸有些不稳,想着这些日子因为顾虑到石太璞的身体状况,胡八一已经好段时日没有与他如此亲密了。

“老胡,你怎么了?”感觉到身后的人,有些不对劲,本想转头看他,却看见眼前递过来的缰绳,以及耳边的一句话。

“你想不想试试看?”

05
四周逐渐开始出现一些白烟,应该是快到了,小黑说那是个温泉,附近终年白烟缭绕。

石太璞原先还担心自己不太能控制,然而他只是拉着缰绳,马儿一路稳当的走着,说是他在骑马,还不如说只是拉着绳而已,反倒是原先拉着缰绳的某人,才是他现在最要担心的。

“老胡……你干什么?”石太璞看着胡八一环在自己腰上的那双手。

“我怕我摔下去啊!”胡八一这么说着,“你看原先我扯着绳,路在颠也不怕摔,现在绳在你手上,马儿要是跑起来,我肯定是会被甩下马的!”

哦,说的真有道理。

一路平稳的行进,石太璞整个人比一开始骑马时放松的多了,胡八一揽着他腰的双手,开始不安分,一手揽着石太璞的腰,不轻不重的捏着他的腰,另一只手却开始不安分的在腰和腿间来回婆娑。


“噗噗啊,刚开始骑马,回去我怕你腿酸,先给你捏捏?”

“我感觉你在唬我,老胡。”

石太璞感觉到胡八一的气息在自己的耳边,一声轻笑,一个湿润柔软的物体碰上自己的耳后,仿佛触电般战栗感传遍全身,石太璞缩了一下差点给摔下马,好在胡八一反应快,抱紧了他。

“你看,坐不稳了吧!”
“胡八一!”

石太璞拍开在腰上那只爪子,借力蹬下马,转头瞪着马上的人。
“就在前面了,我不骑马了,我用走的!”
说完,石太璞就往前走去了。

胡八一笑了笑也从马背上翻下来,牵着马,跟在他身后走着,虽然白烟缭绕,但他可没看漏了某人红透的耳根。

步行不远,便见到了泉池,胡八一把马栓在一旁树干上,又依着石太璞教他的方式,在四周都设下了结界,虽然白兔精说过这附近安全,但还是做点什么比较安心。
胡八一再次回到池边时,石太璞的衣服已经整齐的叠在了池边,人已经泡在泉水里了,胡八一看了看,也褪下了自己的衣服,跟着进池子里。

石太璞原先闭着眼睛,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,就是感觉到那人越来越靠近自己,已经整个人贴在他身后。

“胡八一,池子明明就够大的,往我这贴,你干嘛?”

“干你呀!”

06
山林间白烟缭绕,两条人影在泉池里,若隐若现,水花四溅,隐约间,还能听见一些令人害羞的声响……

石太璞觉得自己又被坑了,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放任胡八一在外头对自己胡作非为,好在这山林间没什么人,好在他一开始就设下了结界……

回去让他睡门外,这是石太璞昏睡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。

——End

马:你们有在乎过我一匹马要承受多少压力嘛!没有!你们只想到自己!嘤嘤嘤~



我,不会,开车(下跪)
没有教练就开不了车的就是我(?)

嗷嗷,第一次参加联文我真的是紧张到要吐了,我其实写了两三种版本,然后疯狂卡住,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做我的表情包就好了!

嗷。

评论(17)
热度(60)

© 遥哥文笔拦腰截断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