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诚/K莫/林秦
楼诚坑是我的家,里面有两个小房间,一间是K莫,一间叫林秦。
我总是在家里跟房间里跑来跑去。

最最最喜欢的就是小龙虾了♡
湾家人,会cos,会码段子,会乱画
最会的大概就是做表情包。

我是兰遥,可以叫我遥哥,或者喊我断断。

【法医秦明】秦明台词 8

一个完全就是满足自己喜好的行为。

一边看剧一边打,打完电子档,换手写。

有一些可能像是"嗯、啊"语助词的就不列入了。

手写皆为繁体字

我字很丑,可是我就是想写啊! (插腰)

欢迎捉虫...但是手写的就别抓了,我...勇于认错但坚决不改(你#


《第八集》


1. 范围越大越不好查,拉得这么大肯定有它的道理,走!

2. 尸体呢?

3. 没在这儿?

4. 恩,我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案子,没有尸体让法医过来干什么?

5. 颅骨粉碎,凹陷性骨折,对应脑组织挫伤,颅内出血。

6. 现在技术上的难点是什么?

7. 这样的创口,有可能是死者的额部跟坚硬的地面撞击之后,呈一定角度发生了位移,这个位移导致皮肤跟骨骼的错位,同时撕裂了皮下组织,才会形成了囊腔。

8. 我们去看看。

9. 比对了吗?

10. 死者身高是多少?

11. 跟报案人的描述严重不符,这里的芦苇最矮的都有一米七,高的有两米多。

12. 不一定,这边有很多鹅卵石,如果死者的头部是摔倒在这个鹅卵石上的话,也能发生位移,也能形成头部创口,这样的话泥巴就会很少了,再加上又经过医生的清洗,创口里面没有泥巴,也是可能的。

13. 虽然很巧合,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性不能排除,那就是,抢救的时候有警察把带有血迹的鹅卵石踢到水里了,勘查对比的工作你们来做,我们两个先去做一下尸体的初步检查。

14. 刚刚我们检查尸体的时候,在右臂上发现了几个针孔,这样的针孔除了可能是医生在抢救的时候打的,还有就是,凶手也可能采取注射杀人的方式,因为都是生前行为,所以站在法医的角度上不能判断,我们需要跟医院确认一下,他抢救的时候打了几针,有没有做心脏起博。

15. 创口内部布满着纵横交错的组织间桥,因为额部的皮肤比较薄,所以可以看的到颅骨,颅骨骨膜完整,没有凸起物造成的破裂。

16. 死者是在运动中突然头部被撞击,导致的颅骨骨折以及有可能是脑组织对冲伤,看上去的确有些像是意外摔跌导致的死亡。

17. 死者在池塘边昏迷了,颅内出血进行性增加,到了CT片里显示的这个程度,已经基本没有可能了。

18. 他的手臂上有一些指甲痕,这个角度很难自己形成吧!

19. 特殊的纹身有助于帮我们寻找尸缘,但对于确定死因没有帮助。

20. 大宝,我们解剖。

21. 刑诉法里不是说了吗,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,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自行解剖,这是我们必须有的权利。

22. 公安机关处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里面也说了,对于拒绝到场,或者通知不到的死者家属,我们只要在笔录中注明就可以了。

23. 太好了,通知家属现在解剖。

24. 我们现在不就是要通过死因来甄别案件的性质吗?

25. 从法医的角度上说,现有的线索,的确不足以支撑我做出这样的判断,你说的对,尸体经过冷藏之后,有一些潜在的伤痕会浮现出来,再等等吧!

26. 有什么依据支持吗?

27. 一模一样的鞋可以拥有相同的鞋底花纹,但不可能有相同的磨损程度,所以留下的足迹还是会不一样的。

28. 这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,发现死者的时候,他的下半身是泡在水里面的,就算他的脚曾经很干净,被这个水泡过之后也会变脏,就算他的脚曾经很脏,被这个水泡过之后也会不那么脏。

29. 只发现了一双鞋,没有第二个人的足迹,以此来推断的话,只有死者进过芦苇荡,照这么说的话,这个案子不是意外就是自杀。

30. 找到证据再说吧。

31. 您看,这是谢勤工生前最后一个视频资料,刚刚从药店出来,买了药,这说明案发当天晚上他是吃过药的,吃了药为什么还会狂躁症发作,这不符合常理。

32. 根据刑警调查的询问笔录显示,死者生前是很少发病的,因为有药物控制,就算发病,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就能清醒过来,我们先假设,半个小时足够他从家里面走到芦苇荡,就算是这样,他在芦苇荡走了一圈又一圈,这起码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足够他恢复意识,既然意识已经恢复了,为什么走不出来?

33. 如果每一个摸不清处性质的案件,我们最终都用鬼打强这种说法,来解释的话,那我们的结案报告一定精采无比。

34. 死者的前臂上有一些指甲印痕,是新鲜的生前损伤,我自己尝试了一下,自己很难形成。

35. 谭局,我明天需要解剖尸体。

36. 好,我们再来看一下,现场警察执法监督仪拍摄的画面,这是现场的原始状态,警察发现死者的时候,死者的衣服前襟上是没有泥土的,如果他是在现场俯卧位置,额部撞击地面的话,那么他的衣服前襟上一定会有泥巴。

37. 除此之外,我们还有一个发现。

38. 为什么只有一种足印,为什么血液会流向发迹,什么样的凶手会杀人杀到一半就抛弃了,这些疑点我们都解释不了,但我认为只要有疑点存在,公安机关就有权决定解剖。

39. 看的出来有皮下出血现象,死者生前双臂可能受过约束。

40. 准备解剖吧。

41. 应该,胃内容物虽然对我们推断死亡时间没有帮助了,但是还是可以确定一下他死前吃得什么,跟谁吃的饭。

42. 腹腔没有发现异常。

43. 准备开颅。

44. 应该是撕扯头发造成的,直接暴力行为不能造成这样的损伤。

45. 死者的帽状腱膜下出血集中在头的顶部,CT片里面不能很好的显示顶部,也是因为我们之前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颅骨骨折跟颅内出血上。

46. 我现在更加肯定这是一起命案。

47. 你看,死者额部的骨折线错综复杂,是多次撞击造成的,虽然一次撞击也能形成这种放射性的骨折线,但是你仔细看,这些放射状的骨折线是不只一个中心点的,而且从每个中心点,放射出去的骨折线之间,有相互截断的现象。

48. 损伤要结合起来看,死者还有帽状腱膜下出血,这种伤指可能是撕扯头发造成的,而不可能是多次打击。

49. 别急,这个问题我们也想了,直到我们后来又去了一趟芦苇荡,现在已经基本想明白了。

50. 我先说一下死者是怎么死的吧!他是被人控制住双手之后,摁向地面,斯扯住头发,反覆撞击地面导致重伤,重伤之后,被抛弃在荒郊野岭,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亡。

51. 凶手在对死者造成重伤之后,死者颅脑损伤,导致活动能力丧失,看上去就好像死了一样,这让凶手产生了误解,让他以为死者已经死了,这也说明,凶手作案的时候心态是很慌张的。

52. 我给您看一张照片。

53. 等等。

54. 这是什么?

55. 对!你刚刚自己踩的,才过了十五秒,现在为什么这么不明显了?

56. 我一直再想,有没有可能凶手在出去的时候,没有穿鞋,而是留下了一些非常浅容易消失的足迹,比方说,袜印。

57. 我们等一段时间。

58. 经过三个小时之后,袜印已经完全消失了,所以根据我的推测,凶手在以为死者死亡之后,用肩膀把他扛了起来,准备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抛弃。

59. 额部创口出血量不大,就算是滴落也是滴落在这样的泥土地里,很难发现。

60. 凶手应该是在寻找保险的抛尸地点,凶手是犹豫不决的,直到那对情侣发出声音,惊扰到他,他才把死者放到了刚刚看到的池塘边,然后慌乱中选择逃跑,逃跑的时候鞋子掉了甚至都来不及穿上。

61. 没错,在芦苇荡跟公路中间有一道小路,我认为凶手就是从那条小路离开的现场,他离开现场后不久,警察就接踵而至,鞋印覆盖了袜印,所以你们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62. 我认为应该是死者的干儿子谢豪。

63. 首先,我们刚刚反覆提到,在作案的过程中凶手是很慌张地,这说明他跟死者的关系可能很近,另外我认为第一案发现场应该是在室内。

64. 根据刚刚的推测,现场只发现了唯一的一双鞋子,这双鞋子是属于凶手的,那么死者没有穿鞋,这样一个老人,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会不穿鞋子呢,我认为是室内。

65. 我也这么认为,根据以上怀疑,我申请立刻搜查谢豪家,并且把我们在现场发现的那双鞋子,交给谢豪的朋友,让他们进行辨认,看看是不是他平时穿的。

66. 越是打扫干净的地方,越是留着可能留下痕迹的缝隙。

67. 药水。

68. 看来这里的确是第一案发现场。



老秦话比较多的一集

评论

© 遥哥文笔拦腰截断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