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诚/K莫/林秦
楼诚坑是我的家,里面有两个小房间,一间是K莫,一间叫林秦。
我总是在家里跟房间里跑来跑去。

最最最喜欢的就是小龙虾了♡
湾家人,会cos,会码段子,会乱画
最会的大概就是做表情包。

我是兰遥,可以叫我遥哥,或者喊我断断。

【法医秦明】秦明台词 11

一个完全就是满足自己喜好的行为。

一边看剧一边打,打完电子档,换手写。

有一些可能像是"嗯、啊"语助词的就不列入了。

手写皆为繁体字

我字很丑,可是我就是想写啊! (插腰)

欢迎捉虫...但是手写的就别抓了,我...勇于认错但坚决不改(你#


《第十一集》


1. 这上面有很多小孔。

2. 这里面全都是这样的石子,这种石子一般是建筑用的材料,修路或者盖房子的时候比较常见,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田野里。

3. 你说这个地方在死者家哪边?

4. 北边?奇怪。

5. 我们之前都忽视了一个问题,如果真的是下棋导致的激情杀人,那通常都是立刻作案,但根据尸检显示,死者当时在睡觉,凶手是从外悄悄进入,突然发动攻击,这不符合激情杀人的现场,除此之外,从老赵家的水井,也就是抛尸现场,向北走到死者解立军,我们之前测量了一下,大概花了十分钟左右,一个成年人每分钟大概能走八十米,也就是说这段路程大概在八百米左右,而石子堆在死者家以北的三百米,如果真的是老赵干的,他要先从南向北走八百米完成杀人行为,再向北走三百米取得沉尸物,而返回水井抛尸,这个路线有点不合常理。

6. 这边。

7. 那也是你自己观察得不仔细。

8. 石子堆在死者家以北三百米,那也就是说凶手家也在北边。

9. 你看!这些树枝这么细碎,如果这个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或者电瓶车的话,很难把这些细小的树枝绑在车上,只有三轮车可以很方便的把树枝从这里运到井边,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我早上又来看了一下现场的痕迹,三轮车留下的痕迹是非常独特的,一个前轮跟两个后轮之间,会留下三条间距相等的印痕,再转弯的时候会暴露的更加明显,而这里就是一个典型的三轮车掉头留下的痕迹,可以比对这个轮胎花纹了。

10. 剩下四家没有三轮车的是谁?

11. 这四家没有三轮车的人的院子有照片吗?

12. 换掉!停!这是谁家?

13. 如果他家没有三轮车,为什么会有这么新的三轮车把?

14. 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的不幸,无论是做一个不幸的分母,还是做一个不幸的分子,结局都令人扼腕,这就是生活。

15. 第九个。

16. 走吧,回局里。

17. 还能说明凶手不是蹲在地上,或者弯着腰写的。

18. 道具枪可以用真的,但子弹确实不该有。

19. 看来不需要戴鞋套了,现场的情况混乱,足迹已经没有什么对比的价值了。

20. 我等一下做一下酒精测试。

21. 这个环境是一个封闭的环境,并不是杀人的最佳地点,因为一但有一个人站在这个摄影棚里面,太容易看到案发的全部过程。

22. 有可能,但是现有的线索不足以支撑我们做这样的判断,要尸检过后再说。

23. 是谁报的案呢?

24. 你看,右裤腿完全浸染在血里,但其他部分没有血迹。

25. 印痕有时候可以反映枪口距离死者的距离,这是你的专业,说说你的看法。

26. 创口周围发黑是火药的灼伤,稍微挪动一下尸体,创口就会血流不止。

27. 其实这一枪的威力并不大,你看死者的腿部没有畸形,你就是知道他连腿骨都没有断。

28. 这一枪打断了他大腿内侧的股动脉,失血过多很容易造成休克现象,如果不及时按压住的话,就会死亡。

29. 既然这一枪有可能打断他的股动脉的话,要得知创道走向,就要靠探针了。

30. 找到了。

31. 创道深,难度不是很大,照个照片吧!这样才会很清楚看出创道的走向了。

32. 马上解剖。

33. 强行解剖,这不是走火,这是他杀。

34. 我来给你演示一下,这是探针插入创道的角度,我把它放到我的腿上,现在我站起来,你说过,这把枪有六十公分长,那么也就是说,板机的位置在这儿,死者本人根本不可能去碰到这个板机,只有可能是有其他人,以从下往上的角度,对着他的膝盖开了一枪。



评论

© 遥哥文笔拦腰截断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